我不是树我是苗

进热圈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李甄/坂银/all银/斗奇/冬寡/小蛛配奇/铁奇异/虫奇异/霜奇异/荷本潮缺RPS/华福/茨酒
以上CP,李甄不拆不逆,其余宁拆不逆
小号@楼上小白

一个短(fu)篇(jian)

本来想做万圣节贺文的不过emmm


你们就当番外看叭


现代paro


范雪


两个老不死的(被打)在21世纪的日子


李甄还是适合天朝传统节日所以万圣节就让范雪过好了


很短

很短

真的

很短

那啥...大部分都用来(私心)吹爆休叔的了(*ノ▽ノ)你们就自己脑补狼一剃了胡子的狼叔叭(喂



十月下旬的天气已经转凉,以至于Van Helsing出门的时候要多套上一层夹克。


雪人裹着毛毯窝在沙发上按着摇控器,把一旁打瞌睡的缅因猫捞进怀里。大猫轻轻咬了咬他的手腔表示不满,懒洋洋的蜷进雪人的怀里打了个哈欠。


Van Helsing蹬上皮鞋,拿起挂在门口的钥匙和钱包,在雪人扭头想对他“说”什么的时候头也不抬的拒绝:“没有冰淇淋,Snow。”抬手接住对方表示不满的一个抱枕放在门口的椅子上,转身出了门。


雪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声,把脚伸下去踩在趴着的金毛肚子上,大狗呜嗷一声,尾巴啪嗒啪嗒拍在地毯上,摇成了花。


刚刚合身黄色的皮夹克,和有些贴身的棕色衬衣,甚至连扣子都没有系好,露出里面白色的T恤,高腰的直筒牛仔裤,还有八九十年代的老款皮鞋,雪人曾很多次表现出对Van Helsing衣品的严重嫌弃,后者同样表示你那一身骚包的黑色网眼背心和皮衣皮裤也不怎么样,但Van Helsing走在街道上的确是极为亮眼的存在,贴身的衬衫和牛仔裤勾勒出他身体完美紧凑的肌肉线条和腰身,修长结实的双腿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各样的目光,帅气硬朗的外表惹的众数女郎想要上前搭讪,却在看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时惋惜地停住了上前的脚步,Van Helsing对周围的人怎么看他私毫不感兴趣,他只是自顾自地买了南瓜苹果和两罐巧克力糖,顺便在路过冰柜的时候拿了一小盒哈根达斯,结帐,回家。


天色暗下来了,打扮的各式各样的小孩子笑闹着跑过张灯结彩的街道,Van Helsing把购物袋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打开门,倒挂在玄关顶上的雪人正对上他的脸。


驱魔人挑了挑一边的眉毛,反手关上了门。吸血鬼笑了起来,两侧的尖牙居然有些调皮的意味,Van Helsing耸耸肩,从购物袋里掏出那一盒冰淇淋。


“当初我就应该用十字架把你钉死。”「得了吧,你才不会。」吸血鬼精巧的眉眼弯起来,驱魔人撇撇嘴,“谁知道呢。”


他抬手按住雪人的后脑,轻轻地吻了上去。


“Happy All Saints Day,my little bat。”


END


两个互相爱着的人和一猫一狗简直是我理想的生活

不过我大概是不太可能过上了阿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不出休叔亿分之一的帅气嘤嘤嘤嘤

别问我他俩哪里来的钱


死亡命题系列--1

@養樂多 的联文~~
米娜中元节快乐!!
(无意冒犯多多包涵

角色被开膛破肚的样子

商剑飞

古商
(你们以为这种题目我就不会写李甄了吗?不,你们错了
小短篇,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真的

三合会的少当家笑若明月入怀,然人都知道他是个笑面夜叉。

三合会的少当家平日一串佛珠绕手片刻不离身,眼尖的老辈们都瞅着那串儿上如今多坠了一个小瓷瓶。
坠瓶子的绳儿红不红黑不黑,恰似人血干了之后的颜色。

近来几日外头不安生,线人传回来消息,失踪了个教授,生死不明。
少当家站在一旁垂着眼睛笑,转珠的手一刻也没停下。

少当家瞒着父兄在郊外置了套房子,知道情况的人都少了一半的舌头。
夏天快到了,每次少当家来到房子里时,都觉得气味越来越大了。
但是往宅子跑的次数还是只增不减,到底是被三合会的几位元老发现了端倪,让少当家领了人去宅子,非要弄个清楚。

一向尊上的少当家头一次冲几位元老发了难,坠在佛珠上的瓷瓶被哪个上前阻拦的打手碰在地上,当时就摔的稀碎,瓶子里灰白色的粉末扬起来,少当家的眼登时红的像见了血的狼,抬手就扭断了那家伙的脖子。

眼尖的老辈们仔细一看,不知道谁竟叫了出来:“是骨灰啊!”

少当家私下置办的房子被别人破门而入,第一个进去的人第一个出来,哇的一声只想把胆汁也吐出来。

房子里没有一件家具,就算掩住口鼻,也感受腐臭的气息顺着毛孔侵入到他们的身体,客厅里干涸的血迹上苍蝇乱飞,正中央严重腐烂的尸体上布满蛆虫,脸部肿胀,眼球暴出,被掏出的内脏还没有完全风干,被扔在一旁看起来就是黏乎乎的几坨,还有白色的蛆不停蠕动,尸体的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向一旁扭曲着,突出的眼珠毫无神采,直直地,看向门口的方向。

干涸的血地上粘着一张写着教师证的破烂的纸片,没有人注意到。




给朵利的小雪< ( ̄︶ ̄)>

答应给朵利的小雪 @朵利是只鬼
(*´∀`)~♥朵利生日快乐惹!!!

这次没有晚快夸我(要点脸!

然后...有没有后续谁知道呢毕竟照我这个走向他俩啥时候能坐一块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还是个问题呢估计范同学搭档都换几代了还在追小雪呢(≖_≖ )......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意思上的追(。ŏ_ŏ)

反正俩人都是能活千百年的老妖精(喂!!)慢慢来吧

啊啊总而言之(咦)朵利生日快乐啦<( ̄︶ ̄)/

注意
有新增人物
日常OOC







太阳下山了。

雪人抬起头看了看东方的天空,有一团黑色的云正在聚拢。

他裹了裹披在身上的床单——这是他几个月前觅食的时候顺手拿回来的,如今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他并不冷,只是觉得在只剩下他自己的时侯被什么包围着会安心一些。

已经又过去三天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鲜血,他等不下去了,他需要食物。

雪人跳下他藏身的废弃钟楼,赤着的脚踩在泥巴上,安静地像一只从茶几跳到厚厚地毯上的猫。他舔了一下有些苍白的嘴唇,青金色的眼晴闪着饥饿的光,寒风送来细碎的雪花,还有[食物]的味道。

雪人裹紧了身上的布料,回头看了一眼破败的木制钟楼,飞快地消失在深林的黑暗中。

黑暗是吸血鬼最好的掩护,雪人抱着膝盖蹲坐在谷仓交纵的房梁上,神色乖巧得宛如等待圣诞节礼物的孩子。他等的有些不耐烦,却依旧动也不动,没发出一丝声响。

他闭上眼睛,耳朵敏锐地埔捉到谷仓外传来的脚步声——这次是两个人,他又偏转了一下脑袋,这次收获到更多的信息——那两个家伙穿得是钉了铁板的牛皮靴:这里的农民可不会穿这个。

雪人有些懊恼地睁开眼睛,想到可能今晚要挨饿,他就愈发的火大。他绷紧了身上的每一根神经,眼睛盯死了谷仓的大门。没有人推开那扇门,雪人听到了机括转动的声响,

该死,他的瞳孔猛得缩成一条线,翻身跳下房梁,几个翻滚躲在了一排木桶后面。

几乎在他有所动作的同时,两根银桩破空而来,正扎在他刚刚蹲坐的房梁上。

雪人丢掉了床单,那会让他在战斗中变得笨拙,他捡起地上的钢叉,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门被推开,发出沉闷的声响,雪人把手里的钢叉朝着门口掷了出去,他没指望能击中,果然,他听见了铁器碰撞的声响,他一跃而起,朝着谷仓高处的圆窗奔去。

这次他的夜视能力没有帮上忙。

那个怪物猎人比他想的要强,他听见身后有什么朝着他飞来,雪人本能地偏转方向,却正好被绳索套中了脖子,一下被拽倒在地上。

那个家伙也能夜视,而且预判了他的方向。

被抑制住呼吸,雪人咳嗽了两声,不再挣扎,脚步声越来越近,雪人抬起眼,看到那个怪物猎人帽子下英气的脸庞。

那是一张典型的西方面孔,褐色的眼睛和褐色中长的卷发,高挺的鼻梁,下巴上的些许胡渣也丝毫没有给那张脸减分,他把手里看上去很有份量的钢弩对准雪人,绳索的另一端套在扣着扳机上的手上,“告诉我,你的名字。”怪物猎人嗓音低深,“我会替你在上帝面前祷告。”

雪人又望了他一眼,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的家伙。

“你的名字。”怪物猎人重复了一遍,“上帝保佑,希望你听的懂英文。”

雪人缓缓地翻身从地上坐起来——虽然他的动作很慢,猎人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依旧绷紧了几分,雪人盘起腿,冲着他打了个手势。

“噢,该死!”怪物猎人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冲谷仓外面喊道:“Carl?进来!”“在你杀死那个东西之前,”外面传来一个略微有些发抖的声音,“我绝对,绝对不会进去。”

雪人不喜欢那个人对他的称呼,他鼓起颊肉,像一只气乎乎的仓鼠,“它...他不能讲话,”猎人看了一眼雪人的表情,挑了挑眉,“你得帮我和他交流。”

谷仓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只拿着十字架的手伸进了谷仓的大门,一个矮小的年轻男人提着油灯一点一点挪进来。“你为什么执着于和一个你要杀死的家伙交流呢?”被称为Carl的男人走到猎人身后,“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可我知道你如果要动手杀一个人就赶快杀,别废话。”

雪人不得不承认他同意这些话,如果那个将要被杀的家伙不是自己没准他还会为这番话鼓掌,怪物猎人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我必须向红衣主教汇报完整的情况。”他往旁边挪了一步,“来吧,和这个小怪物好好交流。”“去你的,Van Helsing。”

Van Helsing!雪人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拳头,那个既被称为圣人又被叫作刽子手的狙魔人Van Helsing,难怪,他曾经在某个村子旁的一堵墙上或者林子里的树干上见过不少这家伙的通缉令...哦,这个可怜的炽天使,正被他要拯救的家伙们通缉着,雪人的嘴角勾起一丝带着嘲讽意味的笑,他扫视了一眼两人背后的黑暗处,很快又收回目光,托着下巴,手指缠绕着绳子,抬起眼看着Carl,舔舔嘴角。

这个动作成功地吓到了这个小个子的修道士,他哆嗦着把油灯举到雪人面前,“嘿...嗯...你看上去像是来自东方的...你从哪来?日本?或者中国?又或者......”“问重点。”狙魔人插了一句,修道士匆匆回头冲他做了一个“去死”的口型,在后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你不可以讲脏话”中从怀里掏出纸和笔扔给雪人。

“写上你的名字,”他顿了一下,“请。”雪人慢吞吞地捡起地上的纸笔,抬头看了一眼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的Van Helsing,嘴边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在黑暗的掩饰下很快消失不见,他故意往油灯的方向凑了凑,在被灯光照的晕黄的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再抬起头时,凶相毕现。

等Van Helsing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去,他已经来不及用手里的钢弩瞄准目标了,Carl惊叫一声,狙魔人被撞掉了手里的武器,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的吸血鬼赤手空拳撕打在一起,绳索从狙魔人的手中滑脱,雪人从地上跳起来,接着就被谁一把扯进谷仓的黑暗中。

【Pann!】雪人笑起来,他看着正手忙脚乱,手口并用想帮他咬开绳扣的金发吸血鬼青年,用唇语向他问好,【你们回来了?】“闭嘴,Snow。”在雪人透露着『我根本没出声』的无辜眼神下翻了个白眼,Pann夹带着少年奶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不悦,他一边咬着不知道什么质地的绳子一边抬起蓝色的眼睛分辨雪人的唇语顺便用眼神谴责他,“这他妈该死的绳子,”他放弃了用牙齿与之纠缠,转身往四处看去,“我得找个什么东西把它弄断...”

一声巨响,雪人看见两个身影分别向两边摔去,一个落在谷堆里,一个撞在了谷仓的墙上,落在谷堆里的家伙边爬起来边冲着雪人喊道:“快跑!”“什么?!”Pann从一旁闪出来,“可是Snow身上的绳子...”“别管那他妈该死的绳子了!”他回过身朝Van Helsing又一次扑了过去,“快跑!”“好吧好吧好吧好吧...”Pann抓起雪人的胳膊,“把你的绳子捡起来,别让它挂到树上。”他看了一眼拿着十字架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修道士,冲他做了个鬼脸,雪人也回头吐了吐舌头,两个身影飞快地跑出谷仓,消失在夜色里。

Van Helsing有些恼火,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猎物!跑了!他提起一脚踹在和他纠缠在一起的吸血鬼身上,几个翻滚捡起先前掉在地上的钢弩,一连串的银箭破空发出咻的声音,却都扎在了地上或是柱子上,也许是不用呼吸也没有心跳的原故,那个吸血鬼看上去轻松自然,一点不见刚刚打斗过的痕迹,他躲开银箭翻上高梁,撞破圆窗跳了出去。

Van Helsing骂了一句,将钢弩扔在地上,沉重的物件发出一声闷响,Carl快步走到他身边,“我们追吗?”后者摇了摇头,“追不上的。”“那现在怎么办?”修道士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忧虑,“会找到他们的。”狙魔人咬着牙,把手掐在腰上,褐色的眼睛透出坚决,“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待续ヽ(•ω•ゞ)

其实这篇也是我临时赶出来的我会说(被打死
所以不好吃的话就见谅吧(๑•́ ₃ •̀๑)土下座

所谓爱情

只是个人看法,请误上升角色和真人

我爱他们

阳项
“不够高大也没关系啊,能替他挡子弹就足够了”

帝荆
“你生是朕的人,死是朕的鬼”

无长
“待我百年之后,同你黄泉笑游”

忌钦
“让我拱手河山讨你欢”

狗猫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狐叶
“有你有酒,人生何幸”

青乌
“你在,或许这天下我不要也罢”

教父蒋
“我辞职,警察我不做了”

宇俊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他!”

剑军
“结案了,回家吧”

送命题
今天的阴阳也格外机智呢
瞎几把做
水印好讨厌。。

艺校の日常【4】

@養樂多小王子 生日快乐惹

别人班的老师(番外+吐槽篇)

依旧短篇烂尾OOC(被打









哦嗨呦米娜桑~我是秦时艺校Q部天班的黎肆,虽然是个一听就很路人的角色但是比隔壁Z部那个叫陆仁家的好多了我这么安慰自己⋯⋯

并没有得到什么安慰啊魂淡作者!!!你开这篇到底有什么意义啊!!?是,我知道标题是老师,是我也知道我是负责吐槽老师的,但是泥煤的从开篇到现在总共才出场几个老师啊!!通章几乎只有无名老师和长空老师在秀恩爱吧?!是我知道还有残剑老师打酱油⋯⋯先不说这几个老师都不教我们,被发现我吐槽他们我会被灭口的吧?!绝对会被灭口的吧?!!而且我一C部的学生为什么要吐槽Z部的老师啊?!我们C部的老师根本没有出场啊!⋯啊?你说啥?借这个吐槽的机会让他们露个脸?emmmmm⋯⋯随便吧!

⋯⋯咳。

我深刻地记得我们开学一个月后总结指导的情景。

我深刻地记得我们那看上去又(五)高(大)又(三)壮(粗)表情格外严(凶)肃(恶)的部长兼校长一进会议室就狠狠地一巴掌拍在讲桌上,开口第一句话就不惊死人不休。

"咝⋯T妈D俗话说的好啊!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上辈子杀人,这辈子当班主任,老子T妈上辈子估计是杀手兼职屠夫,这辈子才摊上你们这帮T妈D倒霉孩子。"

⋯并没有这种俗语好吗?!说起来你身为老师在公共场合这么多学生面前三句话不离T妈D真的好吗?!你刚刚是吸冷气了吧?手疼了吧?!没有隔壁Z部无名老师和长空老师的功力你学他们耍什么帅啊?根本就没有起到震慑学生的作用啊!!有这种老师管着根本放心不下啊,相比起来果然还是Z部的部长最帅了啊!气质忧郁的型男残剑老师啊!!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会议室最后旁听的其他几个部的老师,然后又飞快的把头扭了回来。

会长针眼吧⋯看到那种事情绝对会长针眼吧⋯不对⋯在大亭广众之下Kiss的无名老师和长空老师才是有错的人吧我在惊慌个什么劲,想到这里我又飞快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当事人已经完事了,坐在那里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表情,我看了一眼他们的座位,是最后一排,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我们的部长,果然,那张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然而他什么都没有说。

⋯果然是怂了么。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然后只见一个半秃的老先生走到讲台上拿过话筒,严肃道:"后排的两位老师注意一下影响!我们还在开会,这里是公共场合。"

啊啊啊全校也只有您老敢指责长空老师和无名老师了吧高渐离老师!!说起来您老不怕部长怕我也怕啊!!这下全校几乎都要知道了吧!!?C部怕是要凉了啊啊⋯

我要不要收拾东西和陆仁家一起办退学呢⋯